南宫28(中国.NG)官方网站深度丨华强北找不到“北”

  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24-04-02 11:38

  南宫28(中国.NG)官方网站深度丨华强北找不到“北”2021年底,电影《奇迹·笨小孩》定档,配合“‘奇’心协力”版海报,官微发布了这样一条动态。几个月后的概念海报中,电路板元素巧妙地融进深圳的地标性建筑,《奇迹》的故事原型,正是十几年前的华强北。

  然而,“茂盛”起来的华强北,一边见证着苹果与华为在高端机市场上的无声厮杀,一边直视着自身命运的由盛而衰。

  那些穿行于无数档口的匆忙脚步,除了“搞钱”对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兴趣。可是,靠老本行“搞钱”越来越难了,怎么办?

  9月25日,深圳春茧体育馆,对于不久前突袭式开售的Mate 60 Pro系列产品,华为余承东几乎只字未提,只用这样一句话草草概括。

  加班加点生产的背后,是Mate 60 Pro系列产品现象级抢购的事实。而这种现象更深层次的意义在于,四年制裁之后,华为不仅回归,还与老对手顶峰相见。

  这里没有“正主”暗戳戳地较劲,也没有双方粉丝剑拔弩张的对垒,但一切早在消费者、档口与黄牛之间的流转中明码标价,高下立见。

  “今年的都是亏钱的,‘遥遥领先’才赚钱。”在远望数码商城一楼,陈喆(化名)经营着一家以零售为主的档口,销售一些二手手机和相关的高仿配件。

  比起赛格广场华强北“地标”一般的存在,远望数码商城的名气要小一些。但在得知记者要去买手机的时候,一位当地居民直接建议,“往前走两个红绿灯,买手机要去远望,买配件才在赛格”。

  他告诉北京商报记者,在这些档口间,原价9999元的256G版本iPhone 15 Pro Max,黄牛的出手价只有9700-9800元之间。相比起来,往年iPhone发新机之后,高端版本的溢价情况至少要持续两个月。

  但这一次,iPhone 15的高端款溢价情况只持续了一天。而华为Mate 60 Pro系列至今仍处于抢不到货的状态,即便黄牛也无能为力。

  说这番话的时候,陈喆的眼睛仍然紧紧盯着手里的两部手机,双手不停地飞快滑动着屏幕,为另一头的需求寻找对应的报价。

  在这里,同时操作两三部手机似乎已经成了档口老板的必备技能,那方小小的手机里有密密麻麻的报价单,成为串起华强北庞大电子生意的毛细血管。

  对于供不应求的机型,零售档口的货源,一方面来自三楼的批发区,另一方面来自黄牛。黄牛从官网抢货,或者从各处加价收货,再加一层价格卖给档口,最后由档口加价卖给最终的消费者。

  远望数码商城的门口,一位黄牛对北京商报记者聊起,刚开售的时候,原价6499元的12G+512G版本华为Mate 60 Pro溢价只有几百元,但现在溢价后的价格已经达到了8800元左右,“往年苹果溢价很严重,但今年情况出现了明显的下滑,iPhone 15 Pro只有256版本还能溢价1000多,512版本基本平进平出,其他还有破发的情况”。

  当记者询问是否有雅川青的12G+512G版本Mate 60 Pro时,一位档口老板拿出了柜台里的真机,然后在手机上打出了8300的数字,神秘地向记者介绍说“给你这个价”。这部手机的数据显示,机器已于9月16日激活。

  “iPhone 15发布的当天,这里就已经有工厂拿到原版的苹果Type-C接口数据线,并开始研究了。”一位档口的老板告诉记者。

  关于iPhone,华强北曾流传过一句高度的概括:从一座数码城的楼上走到楼下,就能组装出一部iPhone。

  华强北的神奇之处还远不止于此。这位老板向记者提到,华强北不少电子工厂都有国外的合作客户,一旦苹果出了什么新产品,这些商家都会在第一时间通过各种渠道购买这件产品,然后拆机研发,再配比出来。

  李姐自己订购的华为Mate 60 Pro还没等到有货,她的店里就已经摆出了不少Mate 60 Pro的手机壳,“我们是做出口生意的,模具本就要走在机器前面,而且我们的公司也早就拿到了真机测试出了相关的数据”。

  但无论是华为与苹果的高端机决战“映射”,还是iPhone配件的神速“配比”,都只是这片市场众多切面的一角。曾有人打趣,华强北的一场堵车,都能引发全国零售市场手机及配件价格的波动。

  华强北商业区的前身,是生产电子、通信、电器产品为主的工业区。上世纪80年代,华强北主要是从事“三来一补”加工业。1988年,赛格集团在华强北成立了首家中国电子市场赛格电子市场,一石激起千层浪,此后全国各地的商家和企业敏锐地嗅到商机,纷纷进驻。

  如今面积只有1.45平方公里的华强北,却聚集了赛格电子市场、华强电子世界、远望数码商城等全国闻名的交易市场。

  他们见证了华强北的辉煌:腾讯的OICQ就起步于赛格广场的五楼,神舟电脑、TP-LINK路由器等知名品牌也都在这里启航。据不完全统计,从华强北至少走出了超50位亿万富豪。

  在与北京商报记者的交流间,华强电子世界的一家商户如此感慨道。站在数码商城林立的十字路口南宫28登录入口,繁忙感扑面而来:档口伙计拉着载满成箱货物的推车,急匆匆地穿梭于街头巷口,成为华强北一道独特的景象;夜幕降临,无数只大箱子堆放在临街的店铺门口,等待运往全国乃至世界的各处,路上的货拉拉堵成一条长龙;国际物流、包装用品的招牌排满一条街……

  数据显示,目前,华强北辖区商事主体已突破10万户,较2019年增加1.6万户南宫28登录入口,增长超17%,其中小微企业6.7万家、个体户4.2万户。截至2022年底,华强北有专业市场35家,商户数量近2万,批零业规上企业营收约1340亿元,创下了电子商户数量、营业面积、产品种类、年销售额等4个全国第一。

  在外界的总结中,华强北的档口更像是“前店”,而珠三角产业链配套的高度成熟则提供了“后厂”,在生产、分销等环节的高效协同之下,形成了专业且细致的产业链。凭借着这样的优势,华强北一度燃起了山寨机时代的辉煌岁月。

  但历史的发展不会一成不变,以市场为绝对导向的华强北,也不可避免地被时代“逼着”前进,从芯片到矿机,场场不落。

  如今档口那些琳琅满目的商品中,依旧充满了“苹果味”。一排排摆着的手表、耳机、手写笔,在外观上与苹果的产品几乎无差。但在这里,高仿似乎从不是一个讳莫如深的话题。

  在这里,“二代Apple Pencil”只要120元。有消费者与老板来回拉扯几轮,最终以90元的价格成交。消费者的犹豫在于这款笔是否拥有原版的压感效果,而促使消费者作出购买决定的,是老板熟练且肯定的回答,后者不断强调,这款是原版1:1的复刻。

  而当年的山寨标签,至今也仍影响着华强北的声誉。在为记者指路时,那位当地居民不忘提醒,“不敢保证这里的机器没有问题”。他甚至建议,如果要买iPhone,最好去世界之窗的苹果专卖店,“华强北的专卖店都不一定是真的”。

  鼎盛时期的华强北,是全国经营商户最多、产品最全、销售额最高的电子商业街区。2008年第十届高交会上,华强北更是一举拿下“中国电子第一街”称号。

  当时有报告称,2008年中国的出货量为1.01亿部,到了2009年,预计达到1.45亿部之多。在印度、俄罗斯、巴西等新兴市场,更是尤其盛行。

  2011年开始,深圳有关部门给出了华强北的新注脚:“品质华强北”“诚信华强北”。同年,为打击假冒伪劣产品,营造良好市场形象,有关部门对华强北山寨市场展开严打。而在持续的高压整治下,华强商圈出现一度“关、停、并、转”潮。

  与此同时,市场也开始向华强北施压。苹果手机逐渐兴起,小米、Oppo、vivo等品牌蜂拥而至,他们在质量和价格之间的内卷,彻底挤压了山寨机的生存空间,连同华强北一起,印证了那句老话:市场抛弃你的时候,连招呼都不会打。

  不管是市场的自发调整,还是城市的产业升级,华强北都面临着转型的必然结局。基于产业链优势鼓励创新,似乎是华强北转型最合乎逻辑的一条路。

  根据深圳晚报的报道,2017年,福田区就曾发布《华强北创新发展行动计划》,计划三年内投入10亿元专项资金开展“十大行动”,从产业空间、业态提升、品牌打造等方面扶持华强北创新发展,提升华强北商圈综合竞争力。

  此外,街道还为企业搭建上下游关系,推动人才沙龙与赛格众创空间、华强北国际创客中心等机构深度合作。截至当时,走出去的项目超30个,推动“个转企”200余家。2022年前三季度授权专利数1357个,同比增长6.2%。

  2017年,华强北在电子通信产品的更新换代中没落了下来,因为紧挨着香港,货物流通方便,华强北把目标锁定在了巨大的化妆品市场,一场轰轰烈烈的化妆品转型随之开启。

  远望商城旁边的一条小巷往里走,就能看到明通数码城的入口。但在走访期间,看到的消费者寥寥无几。

  转折发生在2020年末。深圳海关缉私局联合当地警方,在华强北破获了一起涉案金额高达6亿元的化妆品非法走私大案,抓获犯罪嫌疑人36名,打掉走私团伙4个。

  据悉,在此次打击走私案中,华强北的明通、曼哈美妆城是重点场所南宫28登录入口。事发后,旁边商城的美妆店铺也惊慌失措,纷纷关门,连夜把货运走,华强北的转型也一并画上了休止符。至今,明通数码城的大厅里还挂着“打击走私”的条幅。

  总能最快地赶上风口,却总也留不住风口,华强北好像陷入了一种“宿命感”。类似的故事还在重复上演,一位档口老板向记者回忆,最早他从事的是芯片行业,但因为发觉“水太深”,转向消费类电子,从二手手机起步。

  至今,他的柜台里依旧还摆着数部手机,但已经从真机变成了模型。要不了多久,这些模型也会消失在柜台,为其他智能手表、吹风机等产品腾地方。

  放弃二手手机生意,一方面是因为售后问题太多,另一方面是成熟的线上二手交易平台正把压力无限传至线下,“就像转转,它的机制已经相对建立得很完善了,我们这些小商小户肯定竞争不过他们”。

  《2021中国闲置二手交易碳减排报告》显示,中国二手闲置物品交易规模从2015年约3000亿元快速提升至2020年的破万亿,预计2025年将达到接近3万亿的市场规模。乘风互联网电商,二手平台也悄然兴起,先后涌现出闲鱼和爱回收以及转转等平台。

  入夜,华强北的步行街上亮起璀璨的灯光,夜市开始了。好像街上的每一个人,都与“电子”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。

  买了华强北版“二代Apple Pencil”的消费者,最终还是没能看到他最在意的压感效果。他安慰自己,90元还想买到什么呢。幸运的是,档口老板爽快地同意了退货。